当前位置

首页 > 新游文章 > 游戏新闻 >

我想回《问道》看看风景

时间:2019-01-07 15:20编辑:小鸭梨进入手机版

  一款游戏想要回到端游的黄金岁月,一群玩家想回到小学时的游戏时光。

  元宝是小学第一次玩上《问道》的。

  我在某个《问道》相关的QQ群遇上元宝时,他茫然无措地四处询问“现在去哪儿玩,有什么服务器好去,有没有人带带我?”的模样,和一个刚刚接触网游的小学生,似乎也没什么差别。

  实际上元宝已经大学毕业3年,距离他第一次玩到《问道》,已经有十多年了。

  从小学开始

  “小学四年级。”元宝提起这段回忆没有丝毫犹豫,“我记得清清楚楚,跟小伙伴去网吧,那时候电脑还是大脑袋的那种”。

我想回《问道》看看风景

  曾经的网吧和微机室都是这种电脑显示器

  就是在那些“大脑袋”电脑前,元宝度过了自己小学时为数不多的娱乐时间。“那时候放学后就跑去玩《问道》,一直到妈妈拎着扫把来网吧找我”,这些当时让他烦恼异常的事现在已经变成了欢乐的回忆,谈及那时的事,元宝每一句话末尾都要加一个“笑哭了”的表情。

  他还记得自己第一个角色的ID,“叫问世何道,当时大家都不怎么会起名字,很多人名字里都有问道两个字”。

  元宝有些不好意思地承认,当时选择《问道》很大程度上是因为 “那时候没别的游戏,只有魔兽,梦幻西游”,元宝举出当时火爆的几个游戏,“要点卡的游戏玩不起”。

  《问道》2006年开始运营之初,就凭借着“免费回合制游戏”的名头,吸引了不少像元宝一样,没钱买点卡的学生玩家。而元宝作为已经工作了的成年人,时隔十几年,又想回去《问道》世界的原因,连他自己都说不清。

  “我也不知道,就有种感觉,就像你走在路上,突然想吃麻辣烫了。”他说。

  元宝的这种突如其来的感觉,源于《问道》近来的逆势而动。去年这款游戏推出了端游版本的“经典服”。按照惯例,《问道》每年要开的以年份命名的数字大服——今年是“2019服”,也是个主打“经典版”的服务器。

  近两年,几乎所有游戏厂商都在将自己曾经的端游IP手游化——从3年前的《梦幻西游》到最近的《暗黑破坏神:不朽》,连国外游戏厂商也不能免俗。

  在这种时候,反而花费精力去推出端游的“经典版”的厂商,不能说没有,但确实并不多见。“端游的黄昏”这种话在业界大行其道,即使是不完全相信这种言论的开发者,也难免在重新开发一款老端游前心里打鼓。

  在作为玩家的元宝身上,这种心里打鼓体现为茫然无措。“我不知道这游戏变了多少,我最后一次玩是五年前了”,他说,“其实什么经典服什么新服我都不太明白”。在无措地求助了半个小时之后,元宝找到了一个号称“12年老玩家”、也打算回归《问道》的同伴,他们约好一起进驻2019服。

  我们难以知道为什么《问道》官方抛开顾虑,决定继续推进端游的计划。但是元宝以及不少老玩家们,多年之后想回归一款他们小学就开始玩的游戏的动机,倒是能从他们的言谈中窥知一二。

  着迷的一百种理由

  元宝认为剧情是他想回归问道的最重要理由。他提到玩《问道》时“动不动就出现一个剧情”,有时候打着怪蹦出来一个老头,兴许是真的需要帮助,兴许是妖怪假扮的。元宝说在《问道》里,他总感觉自己是一个真正的侠客。甚至他后来玩《巫师3》,虽然觉得任务和剧情比《问道》厉害太多了,但还是找不回当初的那股“侠气”。

  “可能还是中西方不一样,在巫师里面我就像个除魔专家,什么都要报酬,很冷静。玩问道时就没想那么多,感觉更快意恩仇一点”,元宝总结。

  最近开放的《问道》经典服的主线剧情列表

  但是只把《问道》对老玩家的吸引力归结到“剧情”身上,也太显武断了。元宝找到的同伴,同样身为十几年老玩家的花郎就有不同的看法。

  花郎也是小学时玩的问道。因为当时不会注册账号,他的第一个问道号是用一根冰棍换来的。小学时花郎没有什么零花钱,以至于每次逢年过节,为了领取游戏中节日大使向玩家们发放的节日礼盒,花郎要起个大早,赶去网吧,捡一个别人包通宵剩下来的机器。

  花郎对《问道》的剧情已经没什么记忆了。他认为自己是被问道的画风吸引的。但到底是《问道》的画风让他喜欢上了游戏,还是《问道》这款游戏让他喜欢上了这种画风?他自己也说不清。

  “我对问道只有一个模糊的记忆了,反正接受了问道之后其他游戏的画风很不舒服”,花郎用当时热门的几个其他游戏做例子,“魔兽那种画风太西方了,我受不了。其它的Q版画风幼稚。现在市面上的端游画风我都不喜欢,想了想还是回去玩问道看着舒服。”

我想回《问道》看看风景

  《问道》并不是传统回合制的Q版画风

  这种情况在《问道》玩家身上非常普遍,在回归问道经典服的相关群组中,询问十个老玩家“为什么想回来玩问道”,会得到十个不同的回答。

  有人因为朋友的离去而放弃问道,也因为朋友的归来而重新回到游戏中。一位已经不玩问道3年了的玩家讲过这么一个轶事。

  游戏刚推出的那段时间,为了打击外挂和脚本,《问道》推出了“老上老君提问”的系统。一旦玩家掉线或者切换线路(服务器),太上老君就会出现,向玩家问几个关于游戏的问题,来判断是真人还是脚本在操作。一旦回答错误,玩家就会被踢掉线,上线就要交罚款,要几百万游戏币,不交老君就会没收玩家的装备,非常残酷。

  老君发怒的任务曾经“劝退”过不少玩家

  当时这位玩家刚玩这游戏没多久,一次掉线后回答问题错误,被罚了300万两。他当时身上只有不到10万两,非常着急,担心自己刚刚领取的礼包装备被没收,就在世界频道里喊话,希望有人借他300万。结果有人看到呼救之后二话不说转了300万给他,解了燃眉之急。

  后来这位“恩人”就一直带他升级、做任务,还教他怎么刷钱——“遇到这种人,我还怎么好意思说不玩就不玩”。后来有一天,“恩人”跑来告诉他,自己不玩了,被盗号东西全被卖了,加个微信以后好联系吧。他也就兴味索然,很快就放弃了《问道》。

  2018年年中,这位“恩人”在微信里问他要不要回来玩经典服,他那时正好“没什么游戏可玩,很无聊。”想着能和老朋友再聚首也挺不错,他就回归了《问道》。

我想回《问道》看看风景

  一位问道玩家的“询亲启示”

  至于那些没有中断旅程,一直玩着《问道》的玩家们,理由就更多了。有人因为《问道》的聊天系统有意思而玩了好几年,每天上线就是和别人聊天、发表情;有人觉得《问道》的装备好看,能染色,人物还不是Q版,就一直往里充钱收集装备,就像买衣服一样;有人是为了挑战自己,不断去做游戏里那些获取条件超高的“六星成就”;还有人觉得《问道》的PVP干净利落……

  我要回去看风景

  这些理由差点就全都不能成立了。

  《问道》是一款十几年前的游戏。老游戏的黯淡结局我们已经见过了很多,以至于对一款年龄如此大的游戏,大家已经学会了不抱什么期待。

  不少玩家会在说完自己的理由后会补上一句“后来因为XXXXX,实在是没时间玩了,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”。更多的人看到《问道》相关的讨论时甚至会吃惊——“这游戏是我小学时玩的了,怎么还在运营吗?”

  《问道》还在运营。而且它还准备继续运营下去,以“古老”和“现代”这两个形态运营下去。

  我有个1998年生的侄子,我看着他从小玩到大,因为地处小城市,游戏文化不发达,他的游戏游戏轨迹是4399到二三线网游这么一路上来的。我问他,你长大后,看到你小时候玩的网游还在运营,是什么感觉?

  他说,有时会上小时候玩过的游戏官网怀念,结果发现大变样,完全不认识了。

  很少有“高龄”网游能逃脱这个宿命。为了活下去,必须不断吸引新玩家“与时俱进”,也和最早的模样差别越来越大。一般来讲,10年前你终日相伴的事物,总有机会再次相遇,以此凭吊青春,唯独网络游戏没法这样,因为你很难找到当年玩的版本。网游的过去,早就随着一次次更新随风而逝了。

  从这个角度来说,所谓的“经典服”或者“怀旧版”有其存在的意义,它满足了一部分人群的需求。

  一周前,《问道》的官网发出公告,宣布今年的2019服也会采用经典版本,剔除最近几年增加的新玩法,还原十几年前的老玩法——比如角色将回归“老五系”的最初定位,比如只保留熊剑鹿等经典老坐骑,比如曾经的野外神秘商人……

  这条消息看到者寥寥,然而毕竟还是有人看见。就像一颗回忆的种子,在老玩家心里生长蔓延。

  小学时在游戏里找到了“当侠客”感觉的元宝准备回归了。在被问及“是不是想找回当年的感觉”时,他立刻加以否认。

  我不是回去找回当年的感觉的,当年的感觉都还在我心里,我只是要回去看风景。

极限挑战第二季 天黑请闭眼之谁是卧底极限挑战第二季 天黑请闭眼之谁是卧底 玩家自制火柴人动画 LOL大战DOTA玩家自制火柴人动画 LOL大战DOTA 寓意深刻震撼画质动物短片 婚外情寓意深刻震撼画质动物短片 婚外情 唐唐脱口秀:太凶残 猛男竟这样泡妞唐唐脱口秀:太凶残 猛男竟这样泡妞
状态不佳?Faker单排遭遇恐怖连败胜率暴
西游改编《非常英雄》概念站上线 师徒四
Intel新添两款i3入门级别的无核显CPU i3-8
《硬件情报站》第1期:2060/1160/1660Ti并肩登
影驰ONE系列超长寿命固态硬盘 写入可达
国产中单崛起 LPL春季赛中单排名预测
Epic商城1月10号送《艾迪芬奇的记忆》 S
畅玩吃鸡和主流游戏,你只需要GTX 1060
微软或使用Surface品牌推出摄像头产品 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