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

首页 > 新游文章 > 游戏新闻 >

看漫画时如何自带bgm?聊聊动漫中的那些"拟声词"

时间:2018-11-30 14:07编辑:小鸭梨进入手机版

  如果有人问你动画和漫画有什么区别,你或许会对这问题不屑一顾。

  顾名思义,“动画”是能动起来的,而漫画不能。

  两者的区别不是显而易见的吗?

游民星空

  这样说的确没什么毛病。

  只不过这样的回答,其实遗漏了动画和漫画之间,存在的另外一个关键性的区别——声音。

游民星空

  当我们在观看动画的时候,画面快速运动的同时,总是伴随着各种音效:不同身份人的说话声、物体移动发出的声音、调节气氛的配乐等等。

  相对的,由于受到载体形式的限制,传统的漫画则无法直接地将故事中千奇百怪的声音传递给它的读者。

  “劳苦功高”的拟声·拟态词

  面对这一看似无解的难题,机智的漫画家们没有轻言放弃,而是基于漫画的这一形式,寻找到了补救的方法。

游民星空

  首先,漫画是一种图文并茂的文学形式,且一般都是以图为主、语言表达为辅的。

  漫画中人物的对话主要借助对话框呈现,我们可以通过阅读对话框中的文字,对角色说话时的声音、语气等进行脑补。

  比较棘手的是,人声以外其他声音应该怎么表现,才能做到自然而不违和。

  事实证明,漫画中对拟声·拟态词的巧妙使用,让漫画音效的实现不再是梦。

  根据天昭宁《拟声词拟态词辞典》中的定义:“拟声词”是模拟现实世界的各种声音的词语,比如日语中狗叫声为“わんわん(汪汪)”,敲铁桶的声音为“ガーン(哐……)”;

  “拟态词”是用声音来表现事物状态、现象、变化、动作、成长等情况的词语,比如“ブラブラ(溜溜达达)”地走,“ピカピカ(闪闪)”发亮等。

游民星空

  自大神手冢治虫以来的日本战后漫画中,手绘拟声·拟态词出现的频率一直很高,具有着一般文字无法取代的地位。

  我们可以简单的来看一下下面的例子。

  这是动画版《银魂》赏樱篇里,在举行“打打戴戴石头剪子布”大赛时,为大家喜闻乐见的“冲神大战”的场景:

游民星空

  随着画面中两人不断重复进行带头盔、举锤子的动作,动画也为之配上了类似于物体碰撞的音效,显得比赛异常的激烈。

  那么,该场景在无声的漫画中是如何表现的呢?

  由下图可知,作者空知猩猩在冲田总悟与神乐的周围画满了诸如バキ(baki)、ドン(donn)、ドカ(doka)、ガン(gann)等各种拟声词,以此表示敲打之类的画外音。

游民星空

  当我们试着把这些拟声词去掉,情况会变得怎么样呢?

游民星空

  对比原图,改动后的图尽管保留了冲神二人的“嘿”声以及场外的喧哗声,但是少了拟声词,那种热闹的氛围、激烈的感觉,就被削去大半了。

  因此,如果你对漫画中形形色色的拟声·拟态词能有足够多的了解,也就意味着你已经get到了看漫画时自带bgm的特技。

  既是文字,也是绘画的“两面派”

  漫画中的拟声·拟态词是文字吗?

  是,又不是。

  它被称为“词”,自然是有作为文字的一面。

  但它同时也是一种绘画,以独特的形态装饰着漫画的画面,具有图像的性质。

游民星空

  例如,在漫画《杀人网球》,哦不是,是《网球王子》中,运用了一系列形容打球声音的拟声·拟态词:

  无论是龙马使用外旋发球时,球擦地的“ギュウー(咻——)”

游民星空

  还是挥拍击打时发出的“パアアアン(乓——)”

游民星空

  抑或是球重重落地时发出的“ドッ(咚)”

游民星空

  这些词凭借其直观的形象,占据了漫画的部分空间。在刺激人听觉的同时,也起到了填充画面的作用。

  再如《海贼王》中,路飞身体拉长时发出的“びょん(biu—)”,既是路飞个人专属的bgm,也以它圆润卷曲的形态,为画面增添了一种活泼感。

  以下为路飞“びょん(biu—)”三连发:

游民星空

游民星空

游民星空

  漫画的各种打斗场面中,拟声·拟态词或许会迟到,但从来都不会缺席。

  还是拿银他妈为例:

游民星空

  一星期只能吃一次的圣代被打翻了,是可忍孰不可忍。

  从画中那些笔锋凌厉的拟声·拟态词中,我们可以明显地看出银时的愤怒。

游民星空

  踩踏声、风声、落地声,这是桂小太郎的出场。

  这里忍不住要吐槽一句:请大家珍惜一开始还专心从事攘夷工作的假发。

游民星空

  拟声·拟态词的使用,让原本扁平的画面顿时变得立体,让人身临其境。

  像在《Death Note》中,夜神月锁上的房门突然被人转动,门锁发出的“ガチャガチャ(咔嚓咔嚓)”声,不仅把正在研究小本本的夜神月吓了一跳,也让作为读者的我们内心陡然一惊。

游民星空

  事实上,拟声·拟态词用法多种多样:

  除了表现外界物体发出的声音,也可以表现人发出的一系列声音。

  比如笑声:“かっはっはっは(咔哈哈哈)”

游民星空

  欢呼声:“うおおおおおお(哇哦——)”

游民星空

  欣喜声:“やっほー(呀吼——)”

游民星空

  尖叫声:“ぎゃああああ(呀啊——)”

游民星空

  另外,拟声·拟态词在漫画中,还可以以非常简洁凝练的形式,表达人物的心理活动和思想特征。

  这比较多的是用在少女漫画中。

  下图出自漫画《好想告诉你》,满屏的“ドキ(doki)”相当于汉语中的“扑通”,也就是模拟了人的心跳声。

游民星空

  画面中拟声·拟态词的重复累积,使爽子忐忑不安的心情跃然纸上。

  如果说人通过视觉(空间)和听觉(时间)来感知世界的,那么漫画中的种种拟音·拟态词就做到了使人的思维在两者间实现跳跃。

  这正是拟音·拟态词的奇妙之处。

  各国漫画的拟声·拟态词是一家吗?

  你或许也已经发现,我们前面所讲的漫画中的拟声·拟态词,选取的对象主要是日漫。

  那么,当漫画的语言从日语变成其他语言时,拟声·拟态词的使用情况又是怎么样的呢?

  实际上,和日本一样,其他各国的漫画中也多有类似功能的拟声·拟态词。

游民星空

  美漫中拟声·拟态词基本都由英文字母组成,以不同于人物对话语言的形态附加在画面上。

  例如,走路时脚踩进水坑时发出的“Tssss(滋——)”声;

游民星空

  人物因内心惊恐而发出的“AAAAAAAAG(啊——)”声;

游民星空

  以及“KEKT”、“BAMM”的打斗声等等。

游民星空

  常见的还有:

  BLA-BLA(某人话很多)

  YUM(把什么东西扔进嘴里)

  SCIAK(拍扁一只苍蝇)

  DHDHDH(发动机点火)

  FFFFF!(感到无聊或疲乏)

  TIC TIC TIC(电脑键盘声)

  HAHAHA(坏笑)

  ……

  欧美漫中诸如此类的拟声词很多,有人专门做过整理总结,大家有兴趣的话可以去看一下。限于文章篇幅,这里就不列举更多了。

  类似的情况也出现在韩漫中。

  下面两张图中的拟声词分别模拟了开门声,以及人的喧哗声。

游民星空

游民星空

  而我们的国漫,很多也用了拟声·拟态词,以渲染漫画氛围,增加场景的立体感。

  在漫画《一人之下》里,这样的词俯拾皆是。

  人倒地发出的“咣!”声:

游民星空

  疾行时的“嗖嗖”声:

游民星空

  或者是更加直白地,用具体的动词描述人物的动作,如下面的“摇晃”和“蹭”:

游民星空

游民星空

  然而,有人提出,汉字相对于日语等语言来说,是不太适合作为漫画中的拟声·拟态词的。

  原因之一,他们认为是汉字的字形结构复杂,比较抢占画面。

  比如打雷时,在画面当中写上“轰隆”这样笔画繁多的词,似乎就有点喧宾夺主之嫌。

游民星空

  我们都知道,日语有汉字和假名两种书写系统。

  然而,日漫在模仿声音时,用到的基本都是平假名,或者片假名,很少有看到用汉字词的。

  比较下面两张出自《钢之炼金术师》的图,你是否会觉得前一张的“咔嚓”,要比后一张的“ズラア(滋啦)”更让你出戏?

游民星空

游民星空

  如果说,上面的问题是不是真的可以称得上是问题,还是一桩见仁见智的事,那么下面这个问题就显得较为棘手了,那就是——

  不同语言间拟声·拟态词到底应该如何翻译?

  特别是日漫中,拟声·拟态词有时候多得有些丧心病狂,如果翻不好得话,对于没什么日语基础的读者来说,就比较吃亏了。

  因为要是一定要翻译出来,中文里很有可能没有可以与之准确对应的词;要是不翻译出来,读者很有可能就会看得一头雾水。

  尽管有的时候这些词的存在与否,并没有在很大程度地影响到我们对漫画内容的理解。

  然而直接选择忽视的态度,也会让我们的阅读少了那么一分乐趣。

游民星空

  所以,如果想全方面地享受以其他语言创作出来的漫画作品,那么平时多多留意他们的拟声·拟态词,熟悉其通常使用的场景,就显得颇为必要了。

极限挑战第二季 天黑请闭眼之谁是卧底极限挑战第二季 天黑请闭眼之谁是卧底 玩家自制火柴人动画 LOL大战DOTA玩家自制火柴人动画 LOL大战DOTA 寓意深刻震撼画质动物短片 婚外情寓意深刻震撼画质动物短片 婚外情 唐唐脱口秀:太凶残 猛男竟这样泡妞唐唐脱口秀:太凶残 猛男竟这样泡妞
前MVP中单谈LPL:想和Rookie和小虎交手
《GRIS》在Facebook发布预告遭拒 因包含性暗
15.9mm厚度+QC3.0快充 微星PS63发布
终于不带核显了!Intel推出6款F系列9代酷
三款美商海盗船鼠标亮相CES 无线黑科技开
专访LGD.Kramer:我想和LGD一起变强
分析师:《辐射76》的失败不会影响到《
耕升 GeForce RTX 2060 G魂OC显卡抢先看
非公版最高频!5款iGame RTX 2060正式发布